微信公眾號
高級搜索

秋色微闌

2017-03-11 10:25:22   來源:愛格教育網   點擊:

秋色微闌(1)

望水坡社員全都認為,石運霞是個不正經的女人,她的未婚夫在部隊當兵吃糧,她卻與小知青姜永新糾纏不清。

說姜永新是小知青,是因為他剛來望水坡的時候只有十六歲,又因為長得瘦,與他那一米八五的個兒一點兒也不相配。其實姜永、新下鄉的時間也不短,長到現在也成人了。他比石運霞小一歲。石運霞高中畢業后回到望水坡,能說一口標準的城里話,說得姜永新見到石運霞的第一面時,還以為她也是個知青。后來聽說石運霞為自己的婚事上吊自殺過,姜永新才知道她是支書石毅山的女兒。

姜永新和石運霞的感情產生于一次意外。這意外發生于姜永新下鄉第二年的那個冬上。姜永新是城里娃,對于望水坡窮山惡水的生活始終無法適應。望水坡在坡塬,塬下就是蓮花河。雖然河水清澈,涓涓長流,可是刀耕火種的望水坡連通電的事都指望不上,如何不眼巴巴地看著水打門前過?望水坡的社員只能沿襲祖祖輩輩的吃水方式,從溝梁下面擔水吃。社員們挑一擔水不僅要走一里多的山路,還要爬一段百米陡坡。

望水坡大隊的知青們是按人頭排班擔水的,有三個男知青,兩個女知青。組長大強就為大家伙排了一下班,每人一周不上工,可以在家擔水、做飯、洗衣裳。洗衣裳的活被兩個女知青包了。可是擔水做飯,男生得自己來。姜永新個子高,擔水上坡時走路的平衡度無法掌握,每次擔水都是搖搖晃晃,如上刀山。那天天下大雪,姜永新擔著八十斤重的兩桶水,踩著打滑的山路,像老太婆挪步一樣,一點兒一點兒往坡上走。然而,他只上了一半坡,腳下一打滑,就連人帶桶地滾了下去。

坡下是通村公路,當時石運霞開著小四輪拖拉機打此經過,看到路邊躺著一個人,下車后發現是隊上的知青姜永新。石運霞將昏迷中的姜永新送進了公社衛生院。經診斷,姜永新被摔成了腦震蕩,在衛生院里住了一個禮拜方才緩過神。此后,為知青窯擔水的活變成了三班,大強和馬家生各一班,還有一班是女知青黃英和冷月合伙去擔水。而姜永新的活派到了種菜上,每天從翻地種菜到澆水施肥,全都包給了他一個人。這樣的交換老知青們當然愿意了,因為擔水每天就一趟。女知青們擔水的時候,還可以順便洗衣裳。姜永新就不同了,只要下工回來,他就得擔著空水桶,把澇池里的水一擔一擔地往菜地里面澆,澆得他晚上躺在炕上,不是腰酸就是肩膀疼。

石運霞可憐姜永新,認為那些老知青故意欺負他,所以只要他去澇池擔水,石運霞總會去幫忙。石運霞是農村女孩,擔起水來,身體強壯的大強也不如她。僅一會兒工夫,菜地已經被潤了個遍兒。

大山里面出美人。石運霞的美是黃英和冷月加在一起也頂不起來的,那柳眉鳳眼、秀鼻小嘴,再加上那超過了一米七的個兒,還不成了活生生的“趙飛燕”?趙飛燕的比喻還是從馬家生的嘴里說出來的,因為他在石運霞不經意的時候比過個兒,竟然比他高出兩指頭,比得馬家生直眼饞。不過眼饞歸眼饞,馬家生可不敢泡石運霞,因為石運霞是支書的女兒,支書掌控著他們知青的去留大權,他可不想支書石毅山因為寶貝女兒的事情卡他永遠離不開望水坡。

大強和黃英來望水坡的時間最長。也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,兩個人開始談戀愛。剛開始偷偷摸摸,到后來明目張膽地借起窯洞來。只要大強和黃英在窯洞里做愛,馬家生和姜永新就得到窯洞外面呆著。這時候,馬家生總是會跑到女生窯洞纏冷月。夏天,姜永新覺察不出孤獨,他有菜地陪伴。冬天就不同了,姜永新坐在院子的石桌旁感到冷,只能離開知青窯,四處亂轉。有一次轉著轉著,碰上了石運霞。

石運霞對知青窯的事很了解,輕聲問:“窯被占了?”

姜永新不吭聲。

石運霞說:“那你到我家吧。”

那天晚上,石運霞把姜永新帶到家里,給他調了一碗搟面皮,放了好多油辣子,吃得姜永新的嘴都被辣麻了,可他卻咧著嘴笑著說:“霞姐,你做的面皮可真香。”

支書認為姜永新年紀小,也知道他遭老知青們欺負,所以并未反對女兒和他來往。誰知道兩個人接觸多了,一來二去竟產生了感情。

村街前的廣場上最為熱鬧。茶余飯后,男男女女的社員聚集在這里,仨兒一堆,五個一伙,納著鞋底,打著紙牌,東家長,西家短。或許是經常看到石運霞和姜永新在一起,社員們的話題逐漸被吸引到了他們身上,好像說石運霞看不上她的那個小個子未婚夫,勾搭了長得像穿天楊的小知青姜永新。

漸漸地,閑言碎語多多少少鉆進了支書老伴的耳朵里。支書老伴給支書一學,支書火了,罵了一句“他娘屁,凈能造出這種謠!”晚上便教訓起女兒來。偏偏石運霞脾氣倔,也罵了一句“臭婆娘,無中生有瞎造謠!”爭辯說她只是幫那個叫姜永新的小知青。姜永新活得很苦,沒有她幫助,姜永新會死的。

支書石毅山吼道:“姜永新死不死,關你屁事哩。”

石運霞反擊說:“當然關我事咧,既然我救了他的命,就不會再讓他死第二回。”

父女倆鬧僵了。鬧得石運霞故意和石毅山作起對來,沒事的時候就往知青窯里鉆,鉆得石毅山實在撐不住了,就到窯里來找姜永新,陰著臉說:“娃兒,你是不是常和我家霞在一起哩?”

秋色微闌(2)

姜永新不知所以然,被動地點點頭。

石毅山又說:“你是不是喜歡我家霞哩?”

姜永新愣了一下神,又是被動地點點頭。

老漢挑釁似的說:“那你是不是想在望水坡扎根哩?”

姜永新感到事情不妙,不知所措地看著他。

石毅山警告道:“我家霞可是有婆家的人,你再這樣和她糾纏不清,小心我讓你永遠走不出望水坡。”

石毅山的警告嚇住了姜永新,他不敢再找石運霞。可是石運霞來找他,他告饒說:“咱倆還是別來往了,你爹都警告我了,咱倆再在一起,他就讓我永遠呆在望水坡。”

石運霞恨恨地瞪了姜永新一眼,轉身跑了。

石運霞的生氣離開,讓姜永新犯了心病。他害怕石運霞從此不再搭理他,又害怕支書將他永遠關在望水坡,輾轉反側了一整夜,他也沒有理出頭緒來。

打開微信搜索(愛格語文CC)或(wwwigecc)關注微信公眾號,可在微信中直接查詢組詞、造句、近義詞和反義詞等。長按藍色文字可復制。
分享到:

相關熱詞搜索:秋色微闌 傳奇故事

熱門推薦: 寓言故事 凱爾特神話 波斯神話 圣經故事 克蘇魯神話 埃及神話 古羅馬神話 瑪雅神話 北歐神話 八仙得道傳 中國古代神話故事 帝王故事 名人趣事 愛國故事 國外名人故事 數學家故事 科學家故事 名人勵志故事 名人成長故事 名人幽默小故事 名人讀書故事 益智故事 動物故事 列那狐的故事

上一篇:月神降生
下一篇:殺你個回馬槍的故事

奔驰宝马8键破解